智能制造投资专题大健康投资专题养老产业投资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娱乐 > 正文

艺人解约现象频发 偶像经济发展何以为继?

来源:36氪 2019-07-26 11:56中投投资咨询网 A-A+

  近日,坤音娱乐旗下男团ONER成员之一卜凡的解约风波又一次将艺人解约这个业内热门话题频繁带上热搜。

  今天下午,卜凡接受新浪娱乐的独家采访,一一回应了本周一突然注册工作室账号、与坤音娱乐的经纪合同纠纷、被质疑工作不认真等话题事件。一时间,粉丝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个阵营——挺卜派和反卜派。而一部分围观者也对这个刚成立不到一年便面临艺人出走纠纷的团体提出了种种质疑。

  当前,公司与艺人之间的孰是孰非还有待进一步解开。但毫无疑问的是,公然毁约行为让卜凡的个人口碑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也让去年凭借坤音四子,于偶像经纪风口中迅速上升,估值6亿的坤音娱乐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事实上,艺人公开解约现象从去年就开始频繁出现,主要集中在凭借偶像选秀获得关注的艺人身上。麦锐娱乐的李希侃、罗正,上海原际画传媒的周浩然、严浩翔,姊妹淘旗下女团蜜蜂少女队的成员高秋梓等人与原经纪公司的解约事件,都在近一年引起了小范围的关注,如今尽管有些人的合约纠纷尚未解决,但现阶段也都成功独立于原经纪公司。

  伴随团体偶像的热风刮来,光环与荣誉后的阴影与暗流也随之涌现。或是公司无能与目光短视,又或者是艺人自我膨胀和无视规则,都让偶像艺人解约成为了行业蛮荒期的一个缩影。

  艺人解约现象频发,练习生难踏实训练

  凭借《偶像练习生》走红的卜凡已经多次公开表现想与坤音娱乐解约的意向,而今年5月份记者在对坤音娱乐练习生部的采访中得知,一些原本签约圈内有知名度的经纪公司的艺人却主动表达签约坤音娱乐的意愿。但考虑到合约风险和行业规则,坤音练习生部没有接收任何一个已签经纪公司的艺人。

  一边是某位已经走红的旗下艺人对坤音娱乐万般控诉,另一边,其他公司中还没有机会出头的艺人却对坤音娱乐青睐有加,“墙内的人想出去,墙外的想进来”,魔幻现实主义也不过于此。与此同时,向原际画提出解约的严浩翔,正是原际画两年前年从时代峰峻挖走的练习生,近期他又回到了时代峰峻参与其出品的出道节目。两年间的他仿佛进行了一场折返跑。

  今年5月份,乐华娱乐CEO杜华出席某行业活动时谈到“艺人红了就解约”的现象,“艺人不红盼着他红,红了又怕他跑”。她认为,这已经成为整个艺人经纪行业最大的痛点,需要得到法律保障,甚至呼吁成立行业协会以解决这一问题。

  处理过多件经纪合约纠纷的米新磊律师告诉小星星,近一年接收到的艺人/练习生解约咨询的确更多了,但有一部分原因是选秀节目的后遗症,此前的超女快男、中国好声音结束后,前来咨询解约的艺人/练习生数量也会较平时有明显增多。不过很多人最终都会打退堂鼓——当他们发现高额违约金不在支付能力范围内:少则几十万,多则几百万。但这几百万对于一个已经成名的艺人来说,并没有多难,新的经纪公司考虑到艺人之后的变现能力,往往也愿意替艺人支付这笔违约金。因此,在高额违约金的压力之下,依然有越来越多的成名艺人提出解约。而无力支付违约金的未成名练习生,往往也寄希望于找一家新的经纪公司来替自己买单。

  一些有一定知名度的偶像公司在招募新人时,就发现不少面试者本身就已经签了经纪公司。

  坤音娱乐练习生部负责人告诉记者,在新人招募过程中难得遇到的条件不错的年轻人,但往往都是已经签了经纪公司的。极创引力的创始人徐明朝也遇到类似的情况,“有些好苗子甚至会带着合约来找你,希望你能先帮忙解约再跟你签约,公司已经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了,好的不好的苗子都在一窝蜂的抢。”“就算没有签经纪公司,十七八岁的小孩心态也特别浮躁。”坤音娱乐练习生部负责人说道。无奈之下,坤音娱乐不得不从更小的年龄层中物色练习生,面向那一批未受到选秀节目影响的学生。

  从事多年练习生唱跳培训的王杰也有同样的感受,他告诉小星星,《偶像练习生》之前,虽然学员们也都是奔着签约经纪公司来参加培训的,但那个时候都会觉得签约公司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都觉得自己不够资格签约公司,愿意踏踏实实地练,而现在学员们很少再愿意花个一两年的时间在培训上,“3-6个月就想着签公司,所有选秀节目都想试一试。”“现在的练习生很浮躁啊,一签经纪公司就把自己当明星了。”上海某舞社负责人在接受访问时感叹道。

  小星星也遇到类似的情况,此前一名在与原经纪公司闹解约的“艺人”向我们细数公司的罪状时,将经纪人在她刚交完钱成为签约艺人时没有派人接机列为其中一条。“我作为他们家艺人,要求有人接机不过分吧?”显然,年轻人很容易将明星艺人与特权划上等号。

  这样的浮躁之风还在继续吹。

  家长比艺人更急功近利,浮躁之风越吹越猛

  今时今日的浮躁之风并非偶像产业的单个环节所能造成的,现阶段冒出来的“骗子公司”或许是导致解约现象频发的直接原因。今年3月份,记者就曾报道过有多家娱乐公司以选秀节目和影视角色为诱饵,以极低的准入门槛吸引拥有明星梦的年轻人做付费练习生或付费艺人(点击蓝字回顾),让不少年轻人身上背负着多年经纪合约。当他们发现所签约的公司并不能为自己的演艺事业提供帮助时,只能先解约或者带着合约去物色新的更好的经纪公司。

  虽然有些艺人通过选秀节目获得人气之后,其经纪公司确实没有能力和资源辅助艺人的事业进一步发展,其中或许还有艺人与公司内部人员的个人恩怨,但频繁的解约现象除了把契约精神弱这一行业问题的窗纸捅破了之外,本质上也与艺人和经纪公司浮躁的心态有关。经纪公司对于练习生的需求很急切。“一些公司一来就问有没有能直接上节目的人。”上海UPA练习生培训学院的负责人王杰说,”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有人就有机会,看到个人差不多就签了。”凭借着偶像选秀入局行业的投机者也在搅动着整个行业的状态,从过去的自主培养练习生,到现阶段的收割现成——直接挖人。

  艺人和粉丝的浮躁,则更多是这两年轰轰烈烈粉丝造星所造成的。这样的造星模式下,艺人因为有了粉丝的撑腰而有肆无恐,另一方面,常常在屏幕前指点江山的粉丝群体就更肆无忌惮,隔三差五在网络上集体声讨经纪公司,给经纪团队和艺人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更甚的是,所有艺人解约都会得到粉丝齐刷刷的力挺,仿佛只要解约,偶像的事业就能一飞冲天。

  王杰也将这股浮躁之风归咎于偶像选秀。“几个偶像选秀把公司和小朋友的心态都毁了,(让他们)都想着躺赢。很多小朋友其实挺傻的,他们对于行业太缺乏认知了,现在进入这个行业的很多公司也都是半路出家。”他认为,是参照物的变化造成了练习生们心态的变化。“那会儿还没有大规模的偶像选秀,受韩流文化影响,学员们的参照物是训练了几年才有可能获得出道机会的韩团,但现在的参照物变成了选秀偶像,来培训的学员很多都会直接问能上节目吗?”而作为艺人最信任的角色,家属的浮躁心态或许是最直接也最有决定性的影响。

  专门做未成年男团的原际画在这两年的新人招募中就遇到了一些心态浮躁的家长,他们希望经纪合约中能保证孩子一年有多少部综艺或影视剧,公司投入多大量级的宣传资源。“有些家长觉得他们的小孩是天之骄子,经纪公司就是要一个月,最多三个把孩子捧红,但家长不知道孩子才十二三岁,本身在政策上就受到很大的限制。对于年龄这么小的练习生,公司首先需要投入的是培训资源。这种家长我们不会聊下去了,小孩再好也不要。”原际画传媒CEO黄锐告诉记者,实际上签约练习生和艺人的家长更关注的是孩子参与练习生培训期间的在校文化课成绩。

  有些家长甚至会插手演艺事业,成为经纪公司管理艺人的一个障碍。黄锐就遇到过有家长用歌词分配不均的事情来问责公司,像粉丝一样“撕歌词字数”,甚至怂恿练习生解约。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北京某经纪公司艺人总监也向小星星表达过类似感受。

  投机的公司、影响巨大的现象级造星、比艺人还急躁的家属,无一不在使这股浮躁之风更加猛烈。

  视频平台牵头拨乱反正,脚踩阴沟也仰望星空

  这样的浮躁之风如果不加抑制,最终只会陷入艺人跳槽、公司不认真做培训,互相挖人都越来越频繁的死循环。现阶段身处培训环节的王杰已经感受到国内很多偶像公司对于练习生培训的重视程度不高,偶像选秀的火热并没有为偶像培训的市场需求度添砖加瓦,过去反而有经纪公司愿意与他合作长达两三年的系统性练习生委托培训。

  “平台选秀更大的意义可能在于让社会知道了偶像这个行业,让大众厘清了偶像和练习生这些概念。以前跟家长说让孩子签约做练习生,他们都不懂也不能接受。”代理过韩国FNC娱乐公司中国业务的王杰说。正处于偶像行业早期阶段的当下,大众只是厘清了概念,而尚未对这些职业背后的要求有更清晰的认知,投机取巧的从业者也未认识到行业中其实并非毫无规则可言。

  在偶像选秀轮番上演的这两年,练习生培训更强调唱歌跳舞等舞台表演能力,而往往忽视了素质的培养和价值观引导和输出,但或许也正是这些练习生有一天会成为万千青少年的精神领袖。“一夜爆红的心理压力,谁能顶得住啊?有些人稍微有点粉丝就开始飘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说道,“一个艺人走红就带飞整个公司的估值,哪个公司看不到这样的诱惑。”

  徐明朝对于现阶段的这些行业问题倒不是特别在意。他认为,偶像公司和练习生的心态都不成熟,产业也是刚刚兴起,任何问题都可以理解,“行业规则会在进程中不断被纠正,皮包公司估计也撑不了多久,现在的练习生之间都互相认识。可以说,经纪公司之间没有秘密,就等待着洗牌的到来。”与此同时,影响力更大的视频平台也在牵头拨乱反正,经纪公司正慢慢跟上。

  今年的偶像选秀越发强调选手的实力,强调努力的重要性,对舞台能力的要求更高。此外,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经纪公司CEO向小星星透露,《创造营2019》结束后,在11名出道艺人的经纪公司会议上,腾讯视频明确提出两年合约期间,不允许经纪公司之间互相挖人。铂熠文化创始人杨非也告诉记者,他目前正在联合全国十几家经纪公司做共享经纪,既能互通资源,共享收入,也能避免小公司之间互相挖人的问题。

  至少在脚踩阴沟的同时,有人主动走出这阴沟,而我们也都还能仰望星空。

关键词:艺人 解约 偶像经济
中投投资咨询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 1、中投投资咨询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联系ocn@ocn.com.cn、0755-88350114,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 2、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投投资咨询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应基于自己的独立判断,自行决定相关投资并承担相应风险。
免费报告
相关阅读
  •   “我是小妖怪,逍遥又自在。杀人不眨眼,吃人不放盐。”   此前没有人料想,7月电影市场最大的期待会落在光线的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以...[详细]
    2019年07月23日 11:25动画电影 《哪吒之魔童降世》 光线传媒
  •   流量终究泡沫,情怀依然还在。   昨日,蔡徐坤粉丝退出微博榜单竞争,这场维持了5天的流量竞争,带着大众对流量的反思告一段落。   简单带大家回顾一下...[详细]
    2019年07月23日 10:57追星 粉丝 偶像
  •   近日接连上线《亲爱的热爱的》、《宸汐缘》、《九州缥缈录》等剧集,一下子炒热了暑期档。从2019年引起热议的类型剧来看,大概可以分为都市家庭剧、甜宠剧、...[详细]
    2019年07月23日 10:39口碑 导演 电视剧 类型
  •   音乐侵权问题,向来是个难断的官司,道歉和解是最常见的收场方式。   7月22日,线上音乐版权授权平台VFine发表公告称,优酷《这就是街舞》侵权其旗下音乐...[详细]
    2019年07月22日 16:37音乐版权 VFine 优酷 《这就是街舞》
  •   7月16日,《九州缥缈录》于优酷、腾讯双网和浙江卫视仓促开播,距离上次定档44天。   《九州缥缈录》本应于6月3日首播,在遭遇临时撤档之后,刚上线时的《...[详细]
    2019年07月19日 16:15口碑 《九州缥缈录》 视频网站 传统剧集
大健康投资前景
大健康产业投资前景预测 大健康产业投资前景预测